路間,林安,北方,紅鸞,驚庭,林思雅,穆秀,周書,露倩,每一個人都在,每一個人都處理好了該處理的事。

紅海血天下。

他們四方勢力不曾言語。

地冥魔族率先發動攻擊。

「殺!」

轟!

天地色變。

大地震動。

大戰爆發。

「素律魔祖嗎?我去。」莫正東一步走出第九峰。

他弟子能敗素律魔祖分神,他就能敗素律魔祖本體。

擁有神位又如何?

7017k 「小雲,你想什麼呢?」唐隱看到小雲狐疑的眼神,立馬說道:「產業鏈牽涉的工廠企業,擬一份名單,交給希言。」

「哦,等會發到她的電腦上。」

唐隱轉頭對林希言說道:「那些工廠,你酌情篩選合適的,寧缺毋濫。」

「除了已有的工廠,我還會支持,相關方面的創業,填補產業鏈空缺。」

量子計算機作為全新的產物,產業鏈中,存在大量的空缺機會。

主動扶植創業,既能把握住產業命脈,又能最快的速度,健全產業鏈。

「好的,唐哥。」林希言應道。

隨後唐隱又在細節方面,與她商議了一會。

……

林希言離開后,打開自己的電腦,這時小雲發來的文件,已經傳輸到她的電腦里。

五百多種不同的元器件,預計需要六十來家廠商來生產,而國內目前可以轉換為量子元件的工廠只有十五家。

林希言看了一下這些廠家的信息,便打電話讓星靈科技的員工去實地走訪,調查這些廠家的資質。

另一方面,唐隱以星雲集團的名義發佈投資消息。

【星雲集團將對量子系列半導體生產工廠,進行戰略投資,凡是符合要求的創業者,均可獲得不低於3000萬的創業投資,星研科技的技術支持,優先購買天智機械人。】

公告一出立刻被星研科技,星靈科技轉發置頂。

特別是星靈科技,幾乎擁有整個夏國的流量,小秘也將消息傳遞給潛在的有志青年。

不出三個小時,星雲集團投資量子產業的消息,傳遍夏國。

【唐隱要投資量子產業?量子產業涉及量子計算機,量子晶片,難道唐隱要造量子計算機嗎?】

【唐隱不滿足智能機械人,現在他要對量子計算機下手啦!】

【出手就是大手筆!只要是量子相關創業,最低投資3000萬,還有技術支持!年輕人的機會來了!】

夏國早已隨時關注唐隱旗下的公司,尤其是星靈科技的消息,第一時間得知唐隱的動向。

「666,審核通過就投資三千萬?唐隱得多壕,才能如此無人性。」

「我馬上創業,現在睡覺還來得及嗎?」

「眼睜睜看着三千萬流進別人的口袋,我掂了掂手裏的磚,默默的搬到工地上……」

「我一直覺得自己的知識夠用,看到創業就給三千萬,才知道自己知識的貧窮。」

「消息太籠統了,還有沒有更具體的細節,什麼要求啊?」

「我正好有創業的想法,馬上去試試。」

「不行了,不行了,忍不了,我必須要去創業,否則我說服不了我自己。」

過審就投三千萬,瞬間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有人自知無法創業,有眼饞三千萬的巨額資金。

還有有打算試一試,反正沒什麼損失的,萬一成功呢。

拿到三千萬的投資,坐上老闆位,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癲瘋。

無數人湧向星雲集團的官網,閱讀詳細規則。

「卧槽!這就斷絕了我魚目混珠的想法啊。」

「果然!想鑽空子,還是有難度。」

「我就知道沒這麼好的事。」

「哈哈,有多少想撿便宜的,來點個贊,統計一下。」

星雲集團的規則很多,大眾能夠想到的漏洞,小雲自然也能想到,他們想不到的小雲也能想到。

創投公司那麼多,早就總結出了許多投資細節。

但凡在歷史中出現過的點子,都別想發揮作用。

只有真心實意的按照星雲集團的要求,完成相關工廠的創業,才有可能拿到星雲集團的投資。

星雲集團還不會做企業的保姆,同一個環節的工廠,至少有三家工廠競爭,保持工廠的良性發展。

星雲集團將作為該企業的第一大股東,掌管財務,智能監管,更是徹底掐死了任何投機的可能。

受限制很多,不像完全自主的創業,創始人就是天。

創業者無法在這些企業為所欲為。

但架不住這的確是一條人生捷徑,做成了直接升級富豪,住別墅,開豪車,泡美妞。

很多人沒有被這些條款嚇到,紛紛湧入創業行列。

駱斌看着星雲集團的公告,眼中閃過不甘和渴望。

他剛剛和女友分手,原因很現實,他給不起高昂的彩禮,也沒車沒房。

父母是農民工,他家現在住的是個老舊房子,父母打工幾十年,才勉強買的起這麼個老舊的房子。

「這是我的機會!必須賭一把!」

他的大學專業不是量子計算機方面的,但他有小秘老師。

當即他就向小秘學習量子計算機方面的知識。

隨着學習的深入,他很快確定了自己的創業定位。

「最難的地方,應該是競爭最小的,既然要賭,就賭一個確定性最高的,只有競爭足夠小,我才更有可能脫穎而出,元件的困難,我拚命努力也要攻克。」

駱斌不會盲目的選擇人多容易的環節,人一多,總能冒出一兩個高手,這也意味着他被選中的概率就會降低,這種不確定性,非常容易扼殺他的機會。

所以他寧可自己更辛苦,也要把握住這次機會。

三千萬的保底資金,不是創業者成功了才給。

雖然星雲集團有嚴格的審核,可前期創業者最缺資金。

創業者除了自己掏錢外,星雲集團也會在此基礎上,給予創業者部分資金支持。

駱斌向父母借了兩萬,又向朋友借了一些錢,加上自己的積蓄,籌夠了十萬現金。

註冊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

隨後馬不停蹄的向星雲集團申請第一筆投資,購買設備,招募人手,研究對應元件的量產化。

在許多人還不知道怎麼創業時,駱斌已經在創業的路上狂奔。

……

唐隱也隨時關注著各個創業者的表現。

星雲集團發佈投資消息,其他創投公司,敏銳的嗅到了新的機會。

紅杉,軟銀,企鵝這些公司,直接打電話,甚至派人上門,諮詢唐隱相關的消息。

同時,派人大量調研市場,企業,和創業者的信息。

星雲集團還沒有正式的大規模投資,這些資本,就已經先一步出擊了。

量子計算機賽道,他們無論如何也不能錯過。

參與創業的,不止駱斌這樣的家境一般的青年,還有許多家境優渥,甚至富二代。

他們很會利用自己的優勢,消息渠道。

打聽到創投資本的投資意向,很多人紛紛向這些創投資本諮詢和遊說投資。

他們的公司僅僅草創,就已經拿到了優渥的資金。 「真的嗎?」

賀執遇抱緊宋相念,兩人同時栽進了旁邊的大床內。

宋相念怕他是有什麼誤會,忙緊張地出聲道,「不行,這個還不行。」

「什麼不行?」

「進展太快,不行。」

賀執遇沉聲笑開,「談戀愛的人,連抱抱都不讓嗎?」

宋相念直挺挺地被他抱在懷裡,身後就是一張綿軟的大床,難免不會讓人產生別的心思。

「今天外面在打雷,好大的雷聲。」

「嗯。」

宋相念抬起一隻手,食指在他的眉骨上掃過,「不怕嗎?」

「不怕了。」賀執遇閉起眼帘,「當時滿腦子都是你,根本聽不見別的聲響。」

宋相念笑著用手指在他眉中心戳著。

連續幾天暴雨,他們被困在了酒店裡,宋相念從奶奶那拿來的帕子被弄得臟污不堪,她一塊塊洗乾淨后掛了起來。

回到蘇州后,宋相念經過樓下菜場,買了不少的菜。

她外出幾天,也不知道宋全安是怎麼過的。

宋相念推門進去,屋裡有股很大的味道,她下意識屏住了呼吸,「爸。」

餐桌上放著好幾個打包盒,一看就是路邊攤上買回來的。

宋相念趕緊開窗,將桌上的垃圾收拾掉。

宋全安此時坐在卧室的床上,一聲不吭,她喊了兩聲,以為他沒在家。

宋相念進廚房做了晚飯,出來的時候卻見宋全安在餐桌前坐著。

「爸,你在家啊。」

「你這幾天都去哪了?」

宋相念將菜放到桌上,「有事出差了。」

「給我點錢。」

「沒有。」

宋全安的臉色陰沉,看著跟往日里似有不同,他滿面都是焦急之色,「把錢給我!」

「你不是拿了十萬塊錢賠償款嗎?」

「花完了。」他之前不知道節制,再加上喜歡賭,那筆錢已經花得差不多了。

宋相念聽了就來氣,「那不是小數目,你就這麼花掉了?」

「我的事還需要你來管嗎?我讓你把錢都給我!」

「沒有就是沒有!」

宋全安手一揮,將桌上那盤剛炒好的菜砸在了地上,宋相念忙活到現在,全身都是汗,她火氣也上來了。

她拿起桌上的筷子狠狠往下砸,一隻筷子朝著宋全安的臉上打過去。

他好像不覺得痛,「我這次不是瞎用的,我有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