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直接兩個字回他。

楚琉影臉色一黑,「那你接下來的日子住在楚家。」

「不行。」

秦臻直接又拒絕。

楚琉影臉色肉眼可見的難看,「這不行,那不行,那你到底能答應什麼?」

楚琉影問,煩躁的要命。

秦臻想了想道,「蕭泓宇對我來說現在已經無關緊要,我想讓你放他離開,也不過是跟前塵往事做個了斷罷了,你若是不想放了他,那你就一直關著,我無所謂的。」

秦臻看著楚琉影道。

一句話說的楚琉影這心裡,不知什麼感受,他又被將了一軍,氣的半天沒說出話來。

「算了,我明天一早就讓他走,看著他在這裡,我心裡也堵的慌。」

楚琉影煩躁的慌。

別以為他不知道,秦臻雖然這麼說,但他要是真的弄死了蕭泓宇,她八成能將自己恨上,但是若是將人給送走了,他跟秦臻之間還真就斷乾淨了。

「怎麼讓他離開這裡?讓他回大夏去?」

秦臻抬起眼,看向楚琉影,出聲問道。

這個問題其實一直是她關心的。

「很簡單的,每個家族都有自己的方法,到時候讓我爹和家族長弄一個傳送陣,直接將他送走就行了。」 瞬間,所有人都抬頭看向悟道塔的第四層。

那裡劍嘯驚天。

空見神僧和渡厄大師臉色一喜,很明顯,葉秋領悟出了第四劍。

然而,很快劍氣就消失了,第四層之中恢復了寧靜。

什麼情況?

渡厄大師和空見神僧面面相覷。

過了一會兒,也不見葉秋的身影從第四層之中出來。

渡厄大師和空見神僧心中不由一沉,他們想到了一種結果。

葉秋失敗了!

「哈哈哈……」

突然,龍五大笑出聲:「我說那小子藏在哪裡呢,原來在塔中啊,甚好。」

說完,龍五的身影就化成一道殘影,向悟道塔衝去。

空見神僧身子一晃,攔截住了龍五。

「阿彌陀佛!」

空見神僧雙手合十,說道:「悟道塔乃本寺聖地,除非本寺高僧或是得到方丈邀請的貴客才能進入其中,其他人不得擅闖。」

「老禿驢,你什麼意思?」

龍五神色不善,冷聲道:「我告訴你,今天誰都別想阻止我殺葉秋。」

「你要麼讓開,要麼,我就滅了你們天龍寺。」

空見神僧面無表情,說道:「佛門凈地,施主,你的殺氣太重了。」

「我再問你一遍,你到底讓不讓開?」龍五身上的殺氣更盛了。

空見神僧道:「貧僧剛才說了,悟道塔乃本寺聖地,外人不得闖入。」

「既然如此,那就先宰了你這個老禿驢。」

龍五像是一支箭似的射出去,一掌拍向空見神僧的胸口。

空見神僧站在原地沒動,抬起右手,一掌狠狠地拍了出去。

佛門七十二絕技之一,大力金剛掌!

砰!

兩人硬悍一掌。

一掌之後。

龍五以一種奇怪的步伐,不停地出現在空見神僧的前後左右四個方位,不停地攻擊,而且速度越來越快,到最後,只能看到一團模糊的影子在不停地出手。

空見神僧雖然身材清瘦,但是此刻站在那裡,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座厚重的大山,巋然不動。

他的雙手不停地防守反擊,速度也越來越快,讓人眼花繚亂。

不遠處。

渡厄大師睜大雙眼,盯著交手的兩人,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我若是對上龍五,能向師父那般遊刃有餘嗎?」

渡厄大師說完,搖了搖頭。

「也就是師父能擋住龍五,換作我,也許早就被龍五擊殺了。」

「本以為登上龍榜,就是超級高手,現在看來,大錯特錯。」

「龍五的身手實在是太恐怖了。」

渡厄大師陡然又想起了葉秋的話,「葉施主說龍六齣關往大理來了,龍六怎麼沒現身?」

「難道躲在暗處準備襲擊師父?」

渡厄大師想到這裡,渾身的神經都繃緊了。

一個龍五就已經跟空見神僧打得難分難解,如果龍六躲在暗處,那局面對他們來說十分不妙。

龍五和空見神僧戰作一團,只能看到兩團模糊的影子在高速移動。

哪怕是渡厄大師這等高手,都已經看不清兩人的出手軌跡。

因為他們實在太快了。

足足過了五分鐘。

終於,交戰中的兩人速度逐漸放緩。

空見神僧剛剛避開龍五凌厲的一腳,然後快速一掌拍出,準備招架龍五的拳頭。

然而,手掌落空。

虛招?

空間神僧眉頭一挑,本能地想要後退,可突然發現,背後有勁風襲來。

不得已,空見神僧只得向前。

這時,龍五又繞到了空見神僧的面前,再次利用詭異的身法,對著空見神僧一連轟出了三十多拳。

兩人你來我往,打得異常激烈。

又過了一會兒。

突然,兩人毫無徵兆地同時停手。

五秒之後。

「去死吧!」龍五一拳轟向空見神僧。

空見神僧對著龍五的拳頭也一拳轟過去。

他們都是超級高手,打了一陣之後,發現都奈何不了對方,因此,乾脆放棄了花里胡哨的動作,想用粗暴直接的手段分出高下。

「轟!」

兩隻拳頭撞在一起,一觸即分。

誰都沒能擊退對方。

「轟!」

兩人再次出拳,又撞擊在一起。

這一次,旗鼓相當。

「老禿驢,這些年你進步不小啊!」龍五陰沉沉地說道。

空見神僧微微一笑:「龍施主的進步也很大。」

「只可惜,你擋不住我。」

龍五說完這句話后,主動往後退了五步,接著,身子猛地繃緊,蹲著馬步,右手握拳。

空見神僧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右手也緊緊握住了拳頭。

「接招!」

龍五大喝一聲,拳頭猛地砸過來。這一刻,他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了這隻拳頭上。

空見神僧不敢大意,也瘋狂地催動內勁,使用佛門七十二絕技之一的羅漢拳。

轟!

雙拳相撞,發出一聲爆響。

震耳欲聾。

蹬!

蹬!

蹬!

兩人同時後退,都被對方拳頭上強大的力道給震飛出去。

龍五連續使用了幾次後空翻,然後一個千斤墜,這才穩住身子。

「哇——」

張嘴吐出一口鮮血。

反觀空見神僧,枯廋的身體也在不停地後退,腳跟在地面上留下一條十厘米的深痕。

退後九步。

空見神僧止住了腳步。

「阿彌陀佛,龍施主功力深厚,貧僧佩服。」空見神僧輕聲說道。

此時,龍五的臉色很難看。

剛才這一擊,他受了很嚴重的內傷,到現在胸腔內氣血還在翻湧。

「我都使用了全部力量,這個老禿驢沒有吐血?」

「按理說,他應該也受了不輕的內傷,怎麼看起來好像沒有受傷?」

「莫非,這個老禿驢在隱藏修為?」

「有他在,想殺葉秋有點難了。」

「我千里迢迢來到這裡,如果連葉秋都殺不掉,那怎麼有臉回去?」

龍五想到這裡,擦掉嘴角的血跡,冷哼道:「空見,那小子是葉無雙的兒子,你應該知道,你不可能護住他。」

「就算你現在擋住了我,也擋不住我大哥他們。」

「葉無雙的種,我們紫禁城必傾力滅之。」

「空見,你若一意孤行,到時候天龍寺也難逃厄運。」

「還有你的徒弟,也會死無葬身之地!」

龍五大聲喝道:「所以……你還要護那個小子嗎?」

。 於頌做事向來四平八穩,接受任務之後,他第一時間走進飛船駕駛艙,飛船還沒有正式起飛,駕駛艙已經設定了航線,自動駕駛在4分50秒左右啟動。

於頌翻看了一下航線圖,重新檢查了一番設定好的航線,確定沒有問題之後,這才將心思轉到其他的地方。

洪校長只給了自己三個隊友,也就是說接下來航行與防守的工作,都要交給他與盛清顏、柳扶風、岳棲光了。

參賽隊伍出發時,是岳棲光負責駕駛的飛船,當然,岳棲光只負責前面的一段。不過,這也沒什麼問題了至少已經說明岳棲光已經具備了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