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鹿父回來,徐韻拂了拂手,兩位傭人立即退到一邊,她着急站起來,走上前,聲音放柔:「慶國,怎麼樣了,那個鹿喬兒敢把我送進精神病院去,這個女兒,我把她從貧民窟找回來,卻這麼不知恩圖報。」

鹿父皺了皺眉,狠狠拍著自己腦袋:「我真是糊塗了,敢去靳家鬧事!靳家現在警告我們鹿家,倘若在不好好道歉,就讓鹿氏破產!」

「你不是一向聰明小心嗎,怎麼會讓我去做這糊塗事,是你把鹿喬兒送到靳家的?那不是安然的婚約嗎?」鹿父近幾日都在外市做調研,回來后才知道發生那麼大天翻地覆的事情!

聽出鹿父口中的責備,徐韻心中暗自咬牙,敢朝她發火了?

但現在被鹿喬兒搞的,鹿氏都被靳家威脅了!

她只得收斂脾氣,抱住鹿父的胳膊,嘟著嘴巴撒嬌道:「慶國,我知道你是為我氣不過才去靳家的,這份心我收下了,你放心,之後我會好好幫你處理的,鹿喬兒是我們的女兒,她就必須聽我們的,之前靳崤寒不是車禍昏迷一年即將暴斃了嗎,安然是我們精心培養長大的,怎麼能嫁給這種殘廢,她現在去國外進修學習了,不過既然靳崤寒醒過來了,安然又是孩子們的親媽,我們在把鹿喬兒送回去不就得了。」

她斂去眼底的精明,一番溫柔鄉,鹿父自然沉淪,旁若無人的在徐韻的紅唇上親了口:「還是你懂事。」

「我知道你不喜歡鹿喬兒,畢竟她母親給你帶……綠帽子。」

一聽到這話,鹿父就怒氣起來了,不禁咬的她紅唇更疼:「誰讓我沒能早遇到你。」

……

大寶一本正經的坐在電腦前,看着自己的跟蹤器位置,可為什麼一直不動?還顯示在一個又黑又有水流的地方?

他神情嚴肅的摩擦著自己的下巴,黑黝黝的眼睛大大的擔心,難道后媽有事?

他該不該救她……

。 在女主的眼裡,她一穿越過來,就遇到了偏心的姜大娘,以及各房叔叔伯伯。

明明其他堂姐比她還大,結果最臟最累的活都是她乾的,還吃不飽穿不暖,根本就不是人過的日子。

其他堂姐冤枉:我們也是這麼過來的啊!只不過後來我們長大了,要嫁人了,奶讓我們輕鬆些,養養身子,好嫁人……

姜嫣暗地裡給她爹娘洗腦,說姜大娘偏心,什麼活都讓他們二房干,結果吃得最少的卻是他們二房,太過份了。

有這樣的奶,還不如「分家」出來單過,只要有她在,她肯定能夠帶著他們一家四口過上好日子。

姜大娘:「……」

什麼最臟最累的活都是你們家乾的,其他家沒幹活嗎?

只不過姜嫣穿過來的時候,正好姜大生了病,就讓身體好一點的姜二頂上去了。

姜三因為偶爾打短工,會給家裡帶錢回來,姜大娘心疼他,見其他幾個都忙得完,便鬆口讓他在家好好休息休息,養好了身體,到時候才好出去幹活。

姜四姑娘當年嫁人的時候,正是姜家最難的時候,與其說是「嫁」,不是說是為了換糧「賣」出去了。

那邊的日子也不好過,姜大娘心疼女兒,便愧疚地默許了姜四姑娘時不時帶著婆家的孩子過來「打秋風」。

其他幾個兄弟沒說,也是因為愧疚這個。

……

總之,姜大娘雖然偏心,但她絕對不是那種為了誰能夠逼著某一個孫女去死的人,只不過眼下的日子不好過,有的時候不得不有所「犧牲」罷了。

姜嫣為了掩護,故意拎著籃子上杜家的門,不想讓人說閑話,卻不知道她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村裡那些眼尖的大娘早就看穿了。

這不,她前腳跟杜文伯進了院子,後腳就有人跑到姜大娘跟前說酸話:「嘖嘖嘖嘖……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吧?誰讓你當年苛刻二房了,看著了沒有,你那能賺錢的孫女,寧願端著肉補貼人家外人,也不看你們這幫吸血蟲一眼……」

姜大娘一聽,那叫一個氣啊,當場就罵了回去。

什麼吸血蟲,什麼苛刻二房,這些「罪名」都是姜嫣這個攪事精弄出來的。偏偏姜嫣是個有本中的,不知道怎麼的帶著她爹娘做了吃食生意,在村裡蓋了新房子,成了村裡首屈一指的富人。村裡那些「欺弱怕硬」的不敢找姜嫣的麻煩,便只能找姜大娘的。

於是,姜大娘一家的罪名,怎麼洗都洗不清了。

為了這事,姜大娘差點沒慪氣慪死。

「殺千刀的,老娘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才遇上這麼一個劣孽,我們這一家要被她害死了。」

姜大娘沒後悔把二房分出去,唯獨後悔當初姜嫣生下來的時候,一時心軟,沒把她扔進屎桶里給溺死了。

這村裡,哪家姑娘生得多了,沒有一兩個夭折的女嬰?

唯獨她,覺得就算是孫女也是一條命,一時心軟給留了下來。沒想到,留來留去留成了仇,留成了姜家的禍害。

「早知道老娘當年就把她扔進屎桶里,直接溺死了,也沒今天的事了,真的是氣死我了!」

……

姜大娘這些話,很快傳進了姜嫣的耳朵里,她不屑的撇了撇嘴。

切!

事到如今,那老虔婆除了動嘴皮子,還能幹嘛?

活該!

誰讓老虔婆當初那麼「搓磨」原主,她就是要上老虔婆看得著,摸不著,氣死那個老虔婆。

姜嫣在家裡等著馬掌柜的好消息,在她的推算當中,只要馬掌柜讓人將那「美人脂」做出來,必定風靡全城。

到時候,她就可以暗示馬掌柜打壓旖旎閣,好好給那個看不起她的李大公子一個教訓。

至於會不會有人的方子比她的還好?

姜嫣完全不擔心,她可是從21世紀來的,會比不過這些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幾天之後,土豆包子們:「啊啊啊啊……你聽說了嗎,旖旎閣出新胭脂了,我的天了,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好的胭脂,簡直不要太漂亮!」

「你才知道?隔壁的金小姐都用上了。上回她相看,用的就是旖旎閣的胭脂,一下子就被朱大公子給看上了,現在兩家都下了定,準備結親了。」

「真的假的?這胭脂,這有神奇?」

「神不神奇我不知道,反正是好東西。」

……

城裡的千金小姐人,一個個嗷嗷待哺,往旖旎閣里沖,生怕好東西被人給搶完了,沒了她們的份。

這些千金小姐,不是正待閨中,就是已經在相看了,哪個願意錯過這樣的好東西,讓別人「搶先一步」呢?

江南的婚姻市場就只有那麼大,你要是被別人比下去了,好夫君就被別人給搶走了。

不僅閨閣中的千金小姐搶著想要旖旎閣的胭脂,就是那些已經成了親的夫人們,也沒有幾個願意錯過的。

畢竟,誰家後院沒有幾個女人?

要是你不抹,別人抹了,有心機的把爺們給勾走了,你還不後悔死?

爭寵什麼的,除了看手段,臉也很重要。

幾日之間,旖旎閣就這樣火了。

遞到李老夫人、李夫人手裡的拜貼也變多了起來,個個都想邀請李家人出門聚一聚。

「聽說你們李家有了好東西,怎麼不早點拿出來跟姐妹幾個瞧瞧?李夫人,我們也是老交情了,你這樣藏著捏著,可是傷了我的心了……」對面,錢夫人一副西施捧心的模樣,硬是要李夫人私下給她幾盒胭脂當賠禮,否則這事就過不了了。

另一位,也湊上前來,攀起了交情:「李夫人,最近身體可好?我這裡有一方食補的方子,據說效果極好,你可以試試……」

十分熱情地遞上「好處」,然後急不可耐的暗示李家的胭脂不錯,她也想要幾盒。

嫁給李儒貞那麼多年,李夫人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受歡迎了。

沒辦法,誰讓她嫁了別人的「心頭好」,被人給妒忌上了呢?

大家泛著酸意,要不是顧慮李家在江南的地位,很多人都不想帶李夫人玩,這下好了,旖旎閣的胭脂一火,所有人都忘記了「前仇舊恨」,紛紛跑上前來,把她給「捧」了起來。

李夫人哭笑不得:「行行行,我知道了,你是要那個『美人香』是吧?我有幾盒私藏的,晚點讓丫鬟給你送過去。」

「哦,你要『梨白』啊,我那裡確實還有幾盒,那我均兩盒給你吧。」

「好了,我知道了,下回旖旎閣有什麼新東西,我肯定會想著你,給你送去試試產品,總行了吧?」

……

。 蔚藍計劃。

城市緝妖大隊官網。

整個網站是以蔚藍色的天空為背景,網站內部收羅了之前在網路上,曾經發布過的諸多,疑似武道覺醒和妖獸,最終被刪除的視頻。

若是在以前,趙信估計這種網站能開三個小時算他後台硬。

煽動民眾情緒,造成恐慌,這就是在動搖社會的穩定。

這種網站不被封!

天理難容。

偏偏,這個網站是城市緝妖大隊的官網。

那麼趙信就明白了。

上面已做好決定,將一切進行公開處理。

其實他們不這樣做也不行。

瞞不下去了!

武道覺醒,妖魔橫生。

越來越多的遇難者誕生,憑藉手腕去壓下一切,除了造成民眾的恐懼,根本得不到其他的回報。

沒錯,武道覺醒確實是以江南大學為始發點。

對全國範圍進行公布。

民眾生存的潛在威脅他們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了解。

百樂購物中心狼人襲擊事件之後,緝妖大隊痛定思痛,決定將信息公布。

這個世界,不光有武道覺醒。

還有獵殺人族的妖魔。

而這些妖魔的誕生有兩種方式,其一是吸收靈氣野性復甦,自主意識覺醒為嗜血的野獸。

還有一種途徑,便是邪教組織救世主,以藥物進行催化。

在網站內部進行「救世主」關鍵詞搜索。

頁面顏色大變。

當點擊進去的瞬間,頁面的背景就變成讓人心悸的血紅色。

救世主。

一群反社會人群組成的組織。

以救世為口號,打著救世的幌子,做各種違法亂紀,動搖社會穩定的事情。其中洛城音樂館事件、購物中心事件,皆由救世主而生。

介紹的後面還有他們的諸多劣行。

以級,造成人員的傷亡數字。

這些數字都是以血色顯示,內部還有著諸多圖片和視頻,讓人看到觸目驚心。

「72人。」

當趙信看到購物中心的遇害人數,手臂都跟著抖了一下。

「這麼多。」

「其實這都是少報了。」孫餚低語長嘆,「真正遇難的人數要在兩百以上,我有個老夥計去了現場。」

趙信眉頭一鎖,內心越發沉重。

重回首頁,點開視頻時趙信注意到視頻中也有許多國外的覺醒者。

這點他倒是不意外。

靈氣湧入,自然影響是全球性的。

讓他比較在意的是,視頻中的外國人也遭受到了救世主的襲擊,而且傷亡和規模好似要比洛城還要嚴重。

講道理,他本來還以為救世主就是國外的組織。

現在看來這些傢伙是要跟世界為敵!

之後網站中還有公會的一些內容就是早就眾人都知道的,比如說武者、元素掌控者、治癒師、精神念力者等一系列武道職業。

「看來全民覺醒的時代要來了。」趙信將手機放到桌上低語。

「全民覺醒是不太可能的。」萬寶安聳肩,道,「至少我和可可都沒有覺醒,咱們師門就小師弟你還有咱們老師覺醒了。」

「老師覺醒了?」趙信挑眉。

「算是吧。」孫餚笑了笑道,「我的覺醒就是網站上公布的,職業和武道交融的覺醒者,根據我的職業,我現在屬於覺醒者中的畫師。」

職業和武道交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