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能猜到這是為什麼,畢竟他通過謬論獲得的非凡能力並不是真正服用魔葯后得到的,而更像是一種模擬,這自然不會跟他本身原本具有的非凡能力產生衝突。

而序列6的能力,現在的林若能夠藉助謬論模擬三十分鐘。

不過林若模擬無面人能力的目的只是為了改變自身的容貌,這自然用不了三十分鐘那麼久。實際上僅僅幾秒鐘左右,林若就取消了對無面人能力的模擬,而他在鏡子中映照出的模樣,無論是身材還是面孔,都已經變了一個人。

平平無奇,讓人一眼就忘的那種人。

林若不由對著鏡子里的自己笑了下。

……

是夜,東區——

「媽媽!救命!」

「唔——」

少女的求救聲還沒有傳出多遠就戛然而止,顯然業務已經十分熟練的兩個人販子,一個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一個抱緊她的雙腿,幾乎是合力將她抬了起來,向在小巷外衝去。

毫無疑問,他們的目標是小巷外停在那裡的馬車,只要將女孩送上馬車,他們這一票就基本成功了。

就在兩人倆人抬著女孩穿行到巷中中間時,一個極輕極輕的聲音突然響起:

「小巷這邊盡頭可以通行,是個謬論。」

因為這聲音實在是過輕的緣故,兩個人販子其實什麼都沒有聽見。只是當他們衝到了小巷盡頭,正要一頭扎出去的時候,未於前面的人販子卻是直接像是撞到了某堵看不見的牆壁一半,撞得頭暈眼花,腦袋上都磕出血了。

後面那個人販子雖然因為有前面的人,沒有撞上空氣牆,卻也因此摔倒,連帶著原本被兩個人聯手限制住的女孩也摔在地上。

這自然摔疼了女孩,但女孩卻已經顧不上身體上的疼痛。她幾乎是本能的四肢著地的向著遠處爬行,爬行幾米后踉蹌的想要站起來。

位於後方的人販子這時候也緩過來,他見女孩想要逃跑幾乎是立刻就撲過去想要制服對方,可就在這時候,一個清晰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你並不想抓住她。」

人販子的動作幾乎在瞬間就停止了,在這一瞬間,他覺得剛剛那個在他耳邊說話的人說的就是真理。

他當然不想抓住那個女孩,他怎麼會想要抓住那個女孩呢?

——【謬論】思維扭曲!

「你在做什麼?你把她放跑了?」位於前方把自己撞得近乎頭破血流的人販子這個時候也稍微緩過來一點,自然就看到了后一個人販子放跑女孩的畫面,頓時又急又氣,一時間甚至忘了思考自己剛剛遭遇的詭異情況。

也正此時,剛剛的聲音再度響起,令兩個人都能聽到:

「你們皆忠誠於我!」

伴隨著這個聲音,變化了容貌的林若出現在他們的旁邊。

頓時,兩個人販子的眼中近乎立刻出現了一模一樣的狂熱,彷彿林若就是他們唯一的主人。

見此,林若也不驚訝,淡淡的道:「把你們所知道的,所有有關於卡平的信息告訴我,包括他別墅里的情況。」

【謬論】思維扭曲的部分對超越者雖然不好使,讓林若上輩子缺乏應對超越者的正面戰鬥力,但是對普通人以及意志薄弱的異能力者可向來好用的很。

當然這份能力也不是沒有缺陷,維持思維扭曲同樣是持續消耗。而且與無視被安排者實力的真理不同,思維扭曲能力會受到被扭曲者實力與意志力的影響,越強大意志力越堅強的人越難以被扭曲思維。

同時【謬論】扭曲思維使用時有距離限制,必須清晰的讓對方直接聽見自己的聲音才行。這使得林若的能力很難對那些已經知道了他這個能力的人,以及生性警惕,根本不會聽他說完話的人的生效。

不過用來對付眼前這兩個人販子顯然足夠了。

「主人,我無法將您想要知道的事告訴你。」

聽到林若的命令,兩個人販子立對視一眼,其中一個開口說道,看他的表情很明顯,他並非是不願,而是真的不能。

林若挑了挑眉,卻也不驚訝,畢竟他早就知道卡平背後是黑皇帝序列的非凡者。這個序列的非凡者最擅長不過的,就是進行公證與契約,想要約束一個普通人再簡單不過。

如果是普通人遇到這種情況可能只能麻爪子了,但林若卻可以模擬黑皇帝途徑的能力。

黑皇帝途徑與仲裁人途徑是相近途徑,他們一個著重利用規則,一個著重於扭曲規則。

「你的守秘只應該針對外人,而我並不屬於外人,不是嗎?」

已經成功模擬了黑皇帝途徑半神能力的林若如此說道,此刻的他已然明白了如何在不驚動那個對人販子下達守秘命令的人的前提下,讓人販子把一切說出來。

而這一切,花費了他兩秒不到的時間。

此刻,夜色且淺。可能是安切洛蒂覺得場面還不夠刺激,繼用胡梅爾斯換下博阿滕后,他很快又有了動作。

第65分鐘,拜仁用出最後一個換人名額,身背黃牌的蒂亞戈被撤下,年輕小將基米希上場。

而馬競此時還沒有開始換人。

趁著拜仁在搞大動作,馬競開始了瘋狂地進攻。

拜仁的進攻暫時啞火了。

《足球之請開始你的表演》0402進宮是不可能進宮的 從吐蕃將軍穿過的子彈,狠狠的刻印在了遠處的樹木上,而將軍的這一條胳膊,就在此刻也瞬間斷裂。

猩紅的血液連接着胳膊,一同灑落和掉落到了地面上。

在將軍反應過來,感受到身體的疼痛的時候,已經是幾秒鐘之後的事情。

韓凌在李恪的注視下,依然揮舞着手中的長劍,在火中和這些吐蕃士兵戰鬥。

李恪一直瞄準著周圍的環境,因為吐蕃將軍已經走進了帳篷,所以此刻在李恪的視線中,並看不到他的蹤影。

隨着時間的流逝,周圍吐蕃士兵越來越多,甚至還有一些吐蕃士兵從遠處的位置跑回來支援。

韓凌的戰鬥越發的激烈,被周圍的士兵團團包圍,一時間很難殺出重圍。

李恪在韓凌的臉上,首先看到了一些享受戰鬥的神色,之後便是一些焦灼和驚慌。

面對這麼多的吐蕃士兵,想必就算是韓凌也有驚慌失措的時候。

李恪緩緩的收回了手中的巴雷,然後矗立在城池之上,朝着李白的位置望了過去。

「李白,現在帶着所有的刺客兵,去敵軍軍營的位置,支援韓凌。」

李恪提高自己的嗓門喊道。

聽見李恪的話,李白停下手中戰鬥的動作,轉身朝着城池之上的李恪看去。

「就在那個位置,現在立刻去支援。」

看到李白聽見了自己的說話,李恪繼續喊道。

李白順着李恪手指的位置看了過去,之後站在原地愣了一會神,然後瞬間就明白了李恪的意思。

李白反應過來之後,召集周圍的刺客兵,朝着遠處的位置行動着。

一路上李白披荊斬棘,只要是擋路的那些吐蕃士兵,全部被李白殺死,一些刺客兵的速度異常的迅速。

這些刺客兵徑直朝着李白之前吩咐的位置衝去。

韓凌那邊的戰鬥已經到達白熱化的時期,在一對對烈火之中,韓凌就守護著身後的水資源。

目的就是不讓這些吐蕃士兵靠近水資源,從而達到滅火的效果。

就在李恪注視着眼前的戰鬥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嘶吼的聲音。

李恪轉身朝着聲音的位置看去,發現林大夫那邊也已經開始行動。

一些準備或者想要造反的人,直接被林大夫殺死,沒有任何的猶豫。

城池之中和城池外面的戰鬥依然還在繼續,李恪觀察著兩邊的戰鬥,內心也慢慢的提到了嗓子眼。

現在的戰鬥決定李恪是否能守護住城池,也決定是否能直接把這些吐蕃士兵趕回老家。

「林大夫,整治所有的士兵。」

在李白離開城池下方的位置之後,吐蕃士兵抓住這一個機會,準備進攻城池,李恪見狀連忙朝着林大夫的位置喊道。

聽見李恪的話,林大夫放下手中的工作,連忙朝着李恪的位置跑了過來。

「王爺,這是什麼情況?剛才下面不是還有士兵在戰鬥嗎?怎麼只是一轉眼的時間,那些士兵就離開了?」

「難道那些人是因為打不過,所以臨陣脫逃了?」

林大夫看到城池外面的情況,朝着李恪的位置掃視了一眼,眉頭緊鎖,有些疑惑的詢問道。

「整治現在城池之上,還有城池下面的所有士兵,現在準備迎敵。」

「只需要堅持一炷香的時間,吐蕃士兵就會大敗。」

李恪沒有直接回答林大夫的話,只是按照自己內心的想法,還有自己之前已經算好的時間吩咐了一下。

聽見李恪的話,林大夫轉身朝着城池之上的士兵掃視了一眼,之後又朝着城池中間的那些士兵掃視一眼。

「王爺,這樣恐怕不妥當啊!屬於我們的這些士兵大部分都已經受傷,根本就不能上戰場,而那些樊忠帶來的士兵,我覺得還是不能用。」

「萬一那些士兵要是趁勢加入了吐蕃士兵的行列,和我們對着乾的話,那最後得不償失啊!」

林大夫把眼前的局勢,一五一十的解釋了一番,臉上哀怨的神情一點也沒有鬆緩,甚至比之前更加糾結。

「我知道,但是現在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在那邊的偷襲成功之前,我們必須想辦法守護住現在的城池。」

「只需要承受住這些吐蕃士兵的進攻,那邊的糧倉一旦燒之殆盡,我們就是勝利者。」

李恪緩和了一下自己的語氣,指著遠處的位置言說着。

林大夫順着李恪手指的位置看去,隱隱約約看到一些身影活動的軌跡,似乎都是朝着一個位置進發。

「那些人並不是放棄我們了?他們只是去完成更加嚴峻的任務了?」

林大夫注視到眼前的情況,轉身看着一旁的李恪,有些疑惑的詢問道。

「沒錯,那些才是這些吐蕃士兵的要害,只需要消除吐蕃士兵的後備資源,他們就相當於不攻自破。」

「到時候任由他們餓死還有渴死,都已經不關我們的事情了。」

李恪緩緩的轉身,注視着眼前的林大夫,言語之間都透露著堅定的意味。

林大夫左右思索了一下,然後連忙趴在城池上方的位置,朝着下面吐蕃士兵看去。

那些吐蕃士兵現在已經跨越了護城河,現在正在想辦法攻擊城池,甚至還有的吐蕃士兵臨時打造了一塊木樁子,準備撞擊城門。

林大夫一眼便能直接分辨出,這肯定是吐蕃士兵慌張了,內心也開始緊張起來。

這些吐蕃士兵身後的糧倉已經被燒毀,現在就算是直接趕回去,恐怕也沒有任何的用處,唯一有用的事情,就是霸佔城池。

這樣一來,吐蕃士兵還有一個賭贏的機會,要不然,只能灰溜溜的離開大唐。

「王爺,我去整治士兵。」

林大夫沉思之後,也知道了李恪現在糾結的東西,把之前自己的猶豫全部拋在腦後,轉身便直接離開了。

李恪輕微的嘆了一口氣,然後朝着遠處敵軍後備糧倉的位置看去,內心也開始不斷的思索著。

林大夫離開之後,首先是到達其中一個士兵軍隊的位置,然後拿出手中的兵符。 萬雲聖胸口劇烈的起伏着,額頭暴起道道青筋。

他看着葉天傾,五官都近乎扭曲在一起。

「葉天傾,葉堂主……你可要將事情考慮清楚了。」

「對於華夏來說,每一位皇級高手都至關重要,你難道真的要和他們斗的兩敗俱傷?」

「到時候皇級高手屠戮殆盡,外域強者對華夏的忌憚就會減少許多,到時候華夏必將大亂。」

萬雲聖嘶吼著喊出心中顧慮。

現在華夏的高手,雖然很多都是自稱勢力,並不歸華夏管轄。

可只要華夏境內有這些高手,外域諸多強者就會忌憚華夏,不敢輕易踏足華夏境內。

如果,眼下的事情真的鬧大。

華家和神龍堂撕破臉皮,最終導致數位皇級強者大戰,使得皇級強者隕落,那對華夏而言是極大的損失。

而且他更怕的是!

如果在稍有不慎,神龍堂也損失慘重,雙方斗的兩敗俱傷,那對華夏而言就是一個更大的損失了。

「葉堂主,我請你考慮清楚,這件事情便面上看只是一個小雅的侯家。」

「可這背後牽扯的,真的是太多了,你要顧全大局啊。」

「而且!」

萬雲聖嘶吼著,嘶吼的時候脖子上都暴起道道的青筋,眼睛也變得血紅起來。

葉天傾臉色依舊冰冷,眼神也依舊冷厲。

完全的不為所動。

絕望,萬雲聖的心裏陡然升起一股絕望,他知道自己說的這些話葉天傾完全就沒聽進去。

「葉天傾,難道你要讓我跪下來求你嗎,你是葉家的子孫啊,就不能考慮考慮大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