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指著餃子,滿臉的不情願。

慕容清煙把自己的警官證收好,理所當然得回答道:「難道不是應該的嗎?我們好心報警,你們來的慢就不說了,還惡意揣測我們在海邊露營的用意,對我的妹妹人身攻擊,難道你沒有母親嗎?你母親就是教你這樣隨便出言不遜的?」

「今天別說是我妹妹了,換了任何一個女生,你都得道歉!不然就敗壞了我們人民警-察的形象。」慕容清煙咬著牙,一字一句得補充道。

常低寶握緊了拳頭,每個字都像是從牙縫裡面溢出來的:「官大一級壓死人,呵,你別欺人太甚。」

皮膚白皙的警員一把將常低寶拉在身後,他替常低寶道歉,希望我們可以滿意,慕容清煙雙手抱胸,好整以暇得望著常低寶,道:「覺得我官大一級壓死人,那你就好好努力,爬到我頭頂的位置,別整天對老百姓吆五喝六,還一副自己是天王老子的脾氣!公安系統要的是人民公僕,不是地痞惡霸。」

我還是第一次見慕容清煙如此說話,那氣場簡直有兩米八。

常低寶指著慕容清煙的鼻子,咬牙道:「你信不信我投訴你,你警號多少來著,我要向上級領導反應,你濫用職權。」

「我的職權是用來守護老百姓的,我覺得沒什麼不對。這樣,你直接給省廳打電話,我的警號是010128,歡迎舉報。」

說罷,慕容清煙也不管對方的反應,直接拉著我們遠離了現場。

鍾子柒問:「難道不查案了?」

「查什麼查,替這種人查啊,對方明顯不把人命放在心上,連屍體都不打撈,丁隱根本沒法驗屍。」慕容清煙氣鼓鼓得說道。

就在我們要折返回帳篷里休息時,那個皮膚白皙的警員上來塞給慕容清煙一張名片:「我叫左池,真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等下我好好批評批評他!」

看在左池態度還不錯的份上,慕容清煙接過了那張名片。

回去以後,餃子特別感謝慕容清煙對自己的維護,慕容清煙卻說:「是那個人找死,專門找別人最痛的地方扎,如果我不是警-察的話,一定要把他給痛扁一頓。」

「清煙師姐,你這麼說就不對了,你這個意思好像是說我跟小隱子不算男人一樣。」鍾子柒在一旁抗-議。

我關心得問餃子有沒有事。

餃子搖搖頭,發自內心得對我說了聲謝謝,我表示沒什麼,讓她今晚什麼都別想,好好睡一覺。

沒想到第二天的時候,我們就又被警笛聲給吵醒了,拉開帳篷一看,外面圍著三個警員,筆直得站在我們的帳篷外,差點沒把我跟鍾子柒給嚇一跳。

「我去,什麼情況啊。」鍾子柒吃驚得不行。

聽到聲響的慕容清煙跟餃子,沒一會也出來了,發現外面除了昨晚碰到的那兩名警員外,還有一個稍微上了年紀的老警-察。

老警-察朝常低寶使了個眼色,常低寶就開始向我們幾個一一道歉。

慕容清煙瞥了一下老警-察肩膀上的杠,笑著道:「您就是海禹縣公-安局的局長吧,什麼風把您給吹過來了。」

老警-察回道:「鄙人姓曹,叫我曹局就好!聽說你們在海邊發現了一具屍體,放心,我已經火速安排警力進行打撈工作了。昨晚的事情實在抱歉,今天上班知道以後,我第一時間讓這倆小子負荊請罪。」

說到這裡,曹局又將視線轉到了我身上:「這位就是丁隱小同志吧,真是比我想象中還要年輕呀。」

我有些驚訝,問曹局是怎麼知道我的。

曹局微微一笑,深藏功與名:「您的大名,我想H省的各位同僚沒有一個不如雷貫耳吧?回頭幫我向你師父問候下,他可是整個公-安-廳的傳奇。」

聽他這話我算是明白了。

敢情對方是知道慕容清煙的名字以後,特意查了下慕容清煙的底,間接發現有個天才少年經常幫慕容清煙查案,年齡對上以後,就大概知曉我的身份了,結果沒想到我居然是宋陽的徒弟,跟省廳有莫大的關係。

這下他們可不敢怠慢,帶了烏央烏央一大群人去打撈屍體,裝出一副為破案兢兢業業的態度,縣局長還特意帶著囂張跋扈的常低寶登門致歉。

得知我們真實身份的常低寶,此刻連個屁都不敢放。

我笑了笑,說道:「曹局真是抬舉我了,這位姑娘叫做遲嬌子,她可比我厲害多了,她是特案組的正式成員,我師父跟整個特案組都特別寵她,那份寵溺,我壓根比不上……」

此話一出,我清楚得看到常低寶額頭滲出了冷汗,這麼魁梧的一個男人,雙腿都在輕微的打顫。

餃子知道我的意思,鼻子一哼,接過我的話茬:「哎呀,丁隱你誇張了,我也沒什麼特別厲害的地方,只不過宋陽叔叔喜歡我,星辰叔叔保護我,援朝叔叔把我當親女兒,老幺逗弄別人也不敢隨便開我玩笑,厲隊長這座冰山再什麼嚴肅可怕,也會對我溫柔的笑,罷了。」

她重重得在『罷了』二字上咬重,我感覺常低寶的背都快壓彎了,差點承受不住跪下來。

餃子偷笑了下,清了清嗓道:「曹局,這個案子目前是什麼情況,麻煩細說一下,雖然我是特案組最菜的。但是,也能幫你們打打下手。」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慕容清煙的啟發,此時餃子擺出的官威比慕容清煙有過之而無不及,一番話讓曹局都如泰山壓頂。

曹局勉強笑道:「能有您的幫忙,那當然是最好不過了。」

左池看出曹局的尷尬,主動說道:「是這樣的,幾位同志有所不知,昨天咱們縣也有一個被燒死的人,同樣是莫名其妙起的火,我們已經讓法醫驗屍了,但直到現在都毫無進展。目前我是這起人體燃燒案的負責人,有任何問題都可以直接來問我。」

「目前查到了什麼線索沒有?」慕容清煙也不再計較昨晚的不快,詢問道。

左池遺憾的搖搖頭,告訴我們這裡技術落後,比不上靜川市的先進儀器,再加上時間太少,一切都好像是一團疑雲,看不見摸不透。

。南宮清的這番猜測也不是沒有依據的。

這個世界的人他並不認識。

對他來說,是一個完完全全的陌生世界。

同樣,這個世界的人也並不認識他,對世界來說,他是一個完完全全的陌生人。但南宮清剛剛降臨不到一小時,貝爾摩德就找到了自己,並把自己帶進了地下基地。

因此,關於這

《在柯南世界玩異能》續章1 在嚴格意義上,青竹並不算是黃蜂的手下,才沒有稱呼對方為老大。

其實,他最初也是國家突擊隊的隊長,還是天才狙擊手,前途無限量,一直深受軍區首長的重視,是何等的意氣風發。

但是,當他參加了亞洲搏擊青年大賽后,一切都變了。

當時,在最後的決賽,他輸給了何辰,但他的成績還是名列三甲。

正是因為如此,青竹才被雇傭公司的人盯上。

對方為了說服他,無所不用其極,各種威逼利誘,發現開出的豐厚條件,自己不以為意后,竟然使用卑鄙的手段,綁架了自己的家人,以此逼迫,逼自己殺死隊員。

一邊是生養自己的父母,一邊是並肩作戰的隊員。

青竹可謂是痛苦萬分,但是沒辦法,二者選其一的話,他只能對不起隊員。

殺人後,青竹想回頭都回不去,只能一條路走到黑,最後跟了黃蜂。

他實力本來就不弱,與黃蜂的團隊配合作戰後,當真是所向披靡,幾乎沒有敵手,每個任務都是手到擒來。

這些年,青竹也沒怕過誰,只要接下任務,殺了目標人物就是。

不過,這一次的對手,竟然讓青竹非常地惴惴不安。

說實話,剛才他真的嚇到了,對方在1000米外,竟然可以跳起來開槍。

要是自己慢一點,腦袋肯定如同剛才的雇傭兵一樣,瞬間炸開。

他第一次遇到這麼恐怖的人,也是頭一回被逼到主動撤退。

當然,他也不想如此憋屈地退去,但是對手太可怕,他哪裏還敢戀戰?要是不先暫避鋒芒,第一個死的就是自己。

青竹對着通訊器說完話,加快速度,匍匐後退。

他非常小心翼翼,後退的路線非常曲折,專門往有掩護的位置移動。

開玩笑,對方還在盯着自己的一舉一動,要是不藉助障礙物的保護,肯定瞬間會被爆頭。

幾分鐘后,青竹感覺離開對方的射擊範圍后,趕緊站起來,朝着黃蜂的方向急速前進。

在奔跑的過程總,他將吃奶的力氣都用了出來,只想的趕快回到黃蜂的身邊。

他知道對方的速度很快,要是不竭盡全力,說不定,對方回頭又鎖定自己。

這個時候,黃蜂正想問青竹怎麼回事,對方已經切斷了通訊頻道,不由一臉疑惑。

瑪德!到底怎麼回事?青竹作為超級一流的狙擊手,竟然干不掉對方,還怕了對方。

這個傢伙有那麼可怕嗎?

黃蜂無暇想太多,尤其是想起剛才的兩道槍聲,臉色陰沉得要出水。

該死!竟敢追過來,還開槍。

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黃蜂黑著一張臉,怒氣洶湧,哪裏和顧得上青竹的建議?

他對着通訊器,咆哮道:「特么,來人,將一個女的給我殺了,竟敢跟老子動手,看老子怎麼弄死她?」

說着,黃蜂的臉上露出猙獰的神色,在傭兵的世界揚名立萬后,再也沒人敢挑釁他的威嚴,而那個炎國人卻讓自己顏面掃地。

他原本不想這麼快撕票,畢竟,還要用對方來威脅炎國的科學家,得到想要的資料。

但是,剛才炎**人的舉動惹毛了自己,對方必須付出代價。

再說,自己手上有兩個人質,少一個影響不大。

「是。」

剛才那個押運的雇傭兵被陳凌殺死後,另外一個雇傭兵馬上被推出來,壓着兩人往前走。

話音剛落,押著母女的一個雇傭兵,猙獰一笑,從腰間拔出了一把匕首,晃動了一下。

唰。

一道寒芒閃爍。

旁邊被押著的寧寧,看着這鋒利無比的匕首,臉色瞬間煞白,嚇得差點要哭出聲。

自己今年才20歲,還有大好的人生,,還想多賺點錢,帶着父母去環遊世界各地。

可是,現在連大學都沒有畢業,好多事情都沒嘗試過,甚至,連戀愛都沒有談過,自己真的不想死。

剛才她以為死亡並不可怕,不想外公出賣國家來救自己,但當直面死亡的時候,才知道,這種等死的滋味真的比什麼都絕望。

寧寧原本長著一雙烏黑的大眼睛,炯炯有神,但現在一點光芒都沒有,反而是滿眼死寂。

其實,她很害怕,但是不敢掙扎,否則,又是一陣拳打腳踢。

這些混蛋不會憐香惜玉,要是你敢反抗,或者走慢一步,直接粗魯地出手。

一開始她不知道情況,被打了好幾次,要不是被母親護著,估計現在連路都走不了。

寧寧越想越絕望,直接跌坐在地,像一個提線木偶。

這個時候,站在她旁邊的母親鍾月,看到女兒了無生氣的樣子,一臉心疼,毫不猶豫地喊起來道:「不要,你們要殺,就殺我,別傷害她。」

她的聲音充滿了堅定,沒有一絲一毫的顫抖。

其實,她看到這些荷槍實彈的傭兵,心中也充滿了恐懼,但母愛的偉大,讓她克服了所有的恐怖,她才勇敢地站出來,擋在自己女兒的面前。

任何人都怕死,鍾月身為普通人,更加不例外。

但是,女兒的生命危在旦夕,如果能以命換命,她無怨無悔。

畢竟,自己已經年過半百,嘗試過很多事情,人生閱歷很豐富。

但是,女兒不一樣。

女兒還這麼年輕,要是就這麼沒了,自己回去后,如何對得起老鍾?如何面對列祖列宗?

而遠處,看到這一幕的陳凌,臉色非常嚴肅,抬起槍械,正裝備射擊。

突然,他耳邊響起地獄火等人的彙報聲。

「報告,地獄火第一小組到位,請求射擊。」

「報告,地獄火第二小組到位,請求射擊。」

「報告,地獄火第三小組到位,請求射擊」

「……」

聽到眾人的彙報,陳凌用鷹眼掃了一眼眾人的位置,確實沒問題后,馬上低吼道:「殺。」 梁嫣眼角的淚水似乎能感覺到她此時此刻的心情竟然靜靜的掛在眼角沒有滑落,她絕望中帶著痛苦的看著躺在地上甚至都看不見胸膛微微起伏的李子孝,胸口上那把短劍就這樣直挺挺的插在那裡,她多希望自己是在做夢,在做一個可怕的噩夢但這個願望可能永遠都不會實現了。因為她看見李子孝的嘴角開始緩緩的溢出鮮血而他另一隻完好無損的眼睛正看向自己,那眼神里滿是歉意。

「對不起……」

李子孝的嘴型在說出這三個字后就不在動彈,他的眼睛也慢慢閉上。

「李子孝!李子孝你看著我,你快點看著我啊!」

梁嫣急的眼淚直往地上落她恨不得現在立馬衝過去給李子孝兩耳光然後聽他不滿的抱怨聲,無奈自己被綁在承重樑上別說衝過去就是挪動兩步都非常困難。

「師,師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錢浩不解的看著孫彬他實在是搞不明白毒襲怎麼會突然失去了控制,不僅如此它還自己有意識的殺掉了李子孝,雖然錢浩最終的目的也是殺掉李子孝但是他還沒有完全折磨夠,就這樣讓他死去未免有些便宜他了。

孫彬木訥的看著毒襲嘴唇有些顫抖,「這這,它它…….」

孫彬支支吾吾半天沒有說出話來,孫彬這呆木的表現可把錢浩急得夠嗆,「哎呀,我說師兄你倒是說句完整的話啊!」

被錢浩這麼一說孫彬的喉嚨滾動了兩下指著李子孝說道,「師弟你的這把武器真是太神奇了,你不知道它現在在幹什麼嗎?」

錢浩搖了搖頭,「不知道。」這不廢話么,我要知道毒襲為什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還問你幹什麼?錢浩的心裡是非常不看好孫彬的,首先就是孫彬那長相實在是讓人看見就心生反感,其次就是他每次遇見問題總是一副大神的模樣,本來錢浩就內心比較孤傲容不得別人比他強,偏偏孫彬就觸碰到了他最大的忌諱。

「我也只是聽師父提起過一次,看這個樣子應該就是師父說的事情絕對不會有錯。」

「那你倒是說說看啊!」錢浩有些不耐煩了,要不是他怕打不過孫彬早就出手教訓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