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放棄了,所以才成全了我。」

而姜晨沒有讓洛塵再多說下去直接抬手打斷了他。

「一飲一啄,自有天定,她所求之物可比你那傳承值錢多了。」

洛塵雖然不懂但是他知道他師傅永遠都是對的。

師傅能說出這話必定對那秦瑤瑤有更深的了解。

可實際上姜晨心中正在吐槽。

『一個羽族傳承算什麼?看秦瑤瑤的樣子肯定是某些大家族培養出來的大小姐。』

『那傻白甜的性格,還有那處事方式算得上是她的保護色也算得上是偽裝。』

『而且從他出現到現在,目的一直都是為了那十葉一枝花。』

就在師徒二人沉思之際,就看到秦瑤瑤御劍過來。

「快,快離開這,哪個怪物被我激活了!」

未知的危險使得二人沒有時間去多想為什麼這麼湊巧。

也沒有注意到秦瑤瑤眼中閃過的一絲狡黠。

沒錯那怪物就是秦瑤瑤故意引過來的,她想要看看這師徒兩人到底能不能共患難。

取十葉一枝花的時候遭遇的攻擊要比現在這個更厲害。

若取靈藥時這師徒倆給她來個釜底抽薪,她可是扛不住。

不明所以的洛塵,直接拔劍出手相助。

道是姜晨礙於修為低弱,只是築起了一個防護罩,靜靜的等待著。

「姜晨哥哥,你倒是快去幫幫洛塵啊!」

姜晨挑了挑眉,眼神曖昧的看了眼秦瑤瑤,朝著洛塵指了指。

「你看他那樣需要我幫助嗎?」

「秦道友你要知道我們師徒一路走來靠的可不是互相幫助,而是自身的實力。」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如果此時郭曉在張玄身邊的話,一定會被眼前的景象嚇到。

那個坐在床上的張玄,全身的皮肉都蜷縮在一起。軟綿綿的!就像沒有骨頭支撐的皮囊一樣!

這是張玄的仙骨每一次晉陞都會產生一種鍛骨的效果。

所謂的鍛骨,顧名思義就是重新鍛造骨頭!

要經歷全身骨頭全部碾碎,在重新長出來的過程。

這個過程十分的痛苦,哪怕這已經是張玄第二次進行鍛骨了,可他還是被痛暈過去。

當然鍛骨之後,無論是張玄體內的內勁還是身體各方面素質都會得到巨大的提升。

等張玄再一次恢復意識之後,已經是第二天下午兩點了。

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了暈厥前的那種斷骨之痛,反而感覺整個人十分舒暢。身體里也充滿了爆發力!

他連忙查看了體內的仙骨。

他的體內已經長出了三節金骨,也就是說現在的他已經到了三品仙骨的境界了。

我記得上次鍛骨只用了六個小時的時間,而這一次卻整整用了十二小時,我被這樣整整折磨了半天。只不過收穫也非常之大!

體內的內勁比以前多了一倍,仙骨里的精血也從四滴變成了八滴。

我的三花針也終於可以用到第二重境界了。

三花針共有三重境界,分別是一花一世界,雙花奇鬥豔,三花具於頂!

一花境界是只能用一種氣勁對身體進行治療。

雙花境界可以同時用兩種氣勁。

而如果達到最頂級的三花境界的話,就可以同時用出八種氣勁。三花境號稱可以跟閻王搶人的針法!它的厲害之處可想而知了。

張玄簡單的洗漱了一下,換了身趕緊的衣服之後,他就準備下樓。

他的腳才剛剛踩出一步,立刻就感覺一股陰冷的氣息逼近。

細看之後才知道原來那眼神是來自於客廳里的郭曉。

「早啊!」張玄微笑的打了個招呼。

「都下午了,還早!」郭曉的字裏行間火藥味十足。就像是吃了槍葯一樣。

老娘把自己洗白白的,結果洗了個寂寞。

把老娘撩的火急火燎的,結果卻獨守了一晚上的空房!

這換做是誰,會不生氣的?

「你今天怎麼沒去上班?」

「你把門反鎖了,怎麼叫都叫不醒。我還有心情去上班嗎?如果你要是在不出來的話,我就要叫消防隊來破門了!」郭曉一臉不善的說道。

「這有些小題大做了吧?」

「我問你,你昨晚幹什麼了?」郭曉問道。

「昨,昨晚?我躺在床上就睡著了!可能是最近太累了點吧!」

仙人傳承的事情張玄迄今為止沒跟第二個人說過。

「真的就是睡著了?」

「是啊,這幾天一直在忙着籌拍賣費的事,已經好幾晚沒睡好覺了!」張玄這才想起,自己借宋遠的一千萬結果都沒花呢。

他在考慮要不要什麼時候還給宋遠。

聽到張玄這樣說,郭曉的火氣消了幾分。

「算了,鍋里有我給你燉的湯。還有一些菜。你吃完之後跟我走一趟!」

「去哪裏?」

「你該不會真打算當個甩手掌柜吧?工廠你總得去看看吧?還有敲定設備,人員之類的。這些事你都沒說,我怎麼知道怎麼做?」

張玄尷尬的笑了笑。把這些都推給郭曉好像確實不太好。

百年靈芝,百年老參以及鐵皮楓斗這三種葯是要同時用的才有效果。

現在百年靈芝還沒到手,就算回去也沒辦法立刻給老媽使用。

那乾脆就抽出一下午的時間去工廠把一些細節都敲定了。

枇杷養肺露也要儘早做出來才行。

吃完飯之後,張玄給凌雅打了電話,告訴她明天才能回去。

郭曉上樓去換衣服,張玄則先去停車庫發動車子。

就在這時,陳婷卻給他打電話了。

電話剛剛被接通,那頭就傳來了陳婷的聲音:

「我說張神醫,你這失蹤的夠久的啊!」

「我昨天下午給你打電話,你沒接。後來我就被其他事纏住了!」張玄解釋道。

「那你現在有空嗎?要不我們現在過去!」陳婷問道。

「現在我還有事要去處理,這樣子吧。等我下次來縣裏一定幫你搞定,可以吧?」張玄說道。

「哎!那也只能這樣了。只不過我那位漂亮的美女老闆閨蜜可能要失望了。」陳婷嘆了一口氣,道。

陳婷知道張玄不是那種故意推脫的人,肯定是被什麼事纏身了。

「你替我向她道個歉吧。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替她父親治病的時候不收診金,這其中不包括藥材費!」

「行。我跟我閨蜜說一下!」

郭曉剛下樓的時候,接到了陳婷的電話。

「曉曉,我聯繫上那位神醫了。可他好像有事纏身,這次恐怕不能幫你爸看病了!」陳婷話中帶着歉意。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吧!畢竟像他那樣的神醫肯定有很多事的!」

郭曉雖然失落,可她也知道現在她們是有求於人,自然一切都要聽對方的了。

更何況她爸的情況已經不是一兩天了。在等一段時間又有何妨呢。

坐上車之後,張玄跟郭曉兩人驅車趕往三金藥廠。

「郭曉,你跟我說下現在工廠的情況吧!」張玄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歐大哥是把三金藥廠無償送給我們的,這其中也包括著機器還有工廠數百名工人!」郭曉解釋道。

「機器什麼的還好說,可這數百名工人……」聽到這的時候張玄有些頭大。

工廠更迭,一般最難處理的就是工人的問題了!

不少的工人在場子裏都呆了好幾年,有了感情。如果把他們趕走,好像有些不近人情。

可如果留着的話,卻又怕用的不上手。

哪怕是大企業也很不怎麼會處理工廠跟員工的問題。

「數百名工人是個問題,這些人裏面你能用的就用,不能用的就辭退。安置費之類我來處理!」郭曉說道。

「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最怕的就是錢也解決不了的事啊!」張玄嘆了一口氣,道。

郭曉是做超市的,對工廠接觸的比較少,她還不太明白這問題的嚴重性。

可張玄不能不重視,這個問題如果處理不好,後果很嚴重的!

。 實話實說!

現在江萬里的內心,那是要多崩潰,就有多崩潰。

他簡直是不想活了。

光是這吞天至尊,就已經是讓他驚恐欲死,心力憔悴了。

現在雪滿天忽然突破,達到主宰境界,而且換領悟大道的力量了,似乎他們江家註定要完蛋了。

「江家,雪狼幫……末日都要來臨了。」

「我們和雪家對立多年,現在雪滿天達到這般境界,他不會放下之前的仇怨的,絕對不會放下的。」

「江家要完蛋了啊,雪狼幫也要完蛋了。」

「雪狼王,咱們都是苦命者啊,哈哈,哈哈哈……」

江萬里哀嚎起來,凄厲的大笑着。

他的內心早已經被絕望所充斥,如果給他再來一次的機會。

他會在第一時間,就帶着家族離開冰雪之城,逃之夭夭,而不是來這裏找雪家的麻煩。

他仗着自己修為高深,想着自己先來搗亂,然後藉機跟雪狼幫聯合起來,直接將雪家滅掉。

雖然他們江家和雪狼幫,也有諸多的利益衝突,雙方並不和諧。

但是!

這個世界上哪裏有永遠的敵人啊,只要有足夠的利益,敵人是可以化敵為友的。

而在三個勢力當中,雪家之所以被針對。

便是因為雪家得到冰雪玉樹,雪狼幫和江家都很清楚,如果讓雪滿天突破,達到至尊九品。

那他們兩家就都沒有好日子過。

只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雪滿天的境界,已經不是至尊而是主宰。

他只是達到至尊九品,其他兩家就得完蛋,現在他卻是達到比至尊更厲害的境界。

這也宣佈,雪狼幫和江家的末日,徹底的來臨了。

「啊,不,不……」

他低聲嘶吼著,似乎是絕望到極點,又似乎是傷心欲絕。

然而,此刻卻沒有人搭理他,雪滿天繼續鞏固境界。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